贵妃怀孕后赏我固宠君心

贵妃怀孕后赏我固宠君心

主角:云瑶王丽华
作者:玫瑰
时间:2024-05-29 17:09:25
状态:连载中
频道: 宫廷 权谋 女性
简介:

家族遭受流放之厄,从高贵千金沦为任人欺凌的卑微奴婢,我以为那个温婉的贵妃会是我的救命稻草,然而她为了巩固自身宠爱,竟将我送上龙榻。为保家人的安全和自己的生存,我不得不接受命运的摆布,成为皇帝的新宠。然而贵妃依旧妄图操控我,太后则冷眼把我当作传宗接代的工具。在那万般无奈之下,我果断收拾行李,决定远离这深深宫闱的纷争,一走了之,寻求自己的自由与解脱。

章节目录

章节剧情介绍

1

故事围绕着被流放的家人、被贵妃送上龙榻的女主展开,描述了她从千金到被太监欺辱的奴婢,最终成为帝王新宠的过程。女主为了生存和家人,不得不面对权谋斗争,最终被表姐王丽华利用帮助巩固盛宠,展现出她在宫廷中的生存智慧和挣扎。

2

养息了一个月后,我的身体和精神都恢复了,连手上的冻疮都好全了。王丽华见时机成熟,将我打扮一番,藏在珠帘后。她则假借身体有恙,引来了当今大周朝的皇帝祁邗。我第一次面见天颜,小腿有些微微发颤。他们在外间说话,我就藏在珠帘后,仔细打量他。他正是而立之年,仪表非凡,举手投足都贵气天成。更难能可贵的是,他长着一张十分英俊的脸。他和王丽华说了会话,伸手在她肚子上抚了抚,神情柔和了几分。王丽华的脸上都是幸福的笑意,我实在有些不明白,她怎会愿意让其他女人来分享他的夫君。以我对爱情的向往,爱一个人就要和他一生一世一双人,和父亲母亲一样。祁邗喜欢下棋,王丽华便邀请他对弈。他们下了两局,王丽华都败了,她趁机对祁邗道:“臣妾有一个表妹精于棋艺,陛下若是有意,可唤她出来作陪。”祁邗此时正在兴头上,闻言便道:“如此甚好。”在王丽华的示意下,我小心翼翼地来到祁邗面前行礼。祁邗并未看我,只随意点点头。“贵妃说你棋艺不错?”我回道:“奴婢幼时于闺中学过几年,略会一二。”祁邗将棋子一一归位,“不用顾忌我,拿出你的真本领来。”王丽华早就告诉过我,祁邗喜欢的女人,必定是万里挑一的。我便使出了浑身解数。险胜三次后,他终于抬起头,目光停在我脸上。祁邗有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看人的时候很深情。我克制住羞涩和紧张,迎上他的视线,心跳如擂鼓。王丽华上前来,笑道:“陛下,臣妾的表妹没有令您扫兴吧?”祁邗道:“确实是个聪慧的女子,朕竟不知你还有这样一位棋艺超群的妹妹。”王丽华有些为难地看我一眼,欲言又止道:“陛下,臣妾这表妹是罪臣之女,四年前没入掖庭,臣妾这次也是碰巧救了她,怜她可怜,才将她留在宫中调养。”祁邗看向我,眉头微皱,“你父亲是谁?所犯何事?”当年,父亲跟随前宰相变法改革,失败后遭到保守派清算,被先帝革职流放。此事发生时,牵连众多,朝野震荡,

3

在樱花盛开的时节,祁邗应邀前来碧水宫,与王丽华共赏花宴。随后,王丽华借故离席,安排瑶儿来陪伴祁邗。瑶儿身着白色纱裙,在粉红色花海中格外出众,她给祁邗斟酒,并向他介绍一种名为樱花醉的美酒,祁邗对此表示赞赏。然而,他的表情让瑶儿不禁心神动荡,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宫女端上了樱花馅的糕点,但祁邗品尝后兴趣不大,这让瑶儿心中稍许失落。为了缓解尴尬,瑶儿提议为祁邗唱歌,并演唱了她母亲创作的《蒹葭》,祁邗对此感到耳目一新。瑶儿因想起母亲不禁落泪,祁邗体贴地递给她一块手帕,她道出心中感伤,引起了祁邗的怜惜。 晚间,祁邗在碧水宫用膳后,瑶儿自告奋勇为他引路。在经过龙渊池时,瑶儿装作崴脚,向祁邗身上靠去,心中暗自得意能与他亲近。然而,祁邗仅短暂扶她一瞬便让她回去休息,令瑶儿心生疑惑,并感到自己的魅力似乎不够打动祁邗。当瑶儿正打算再进一步时,薛青青的出现打断了她的计划。这位与王丽华竞争激烈的美人,即使在夜色中也难掩其艳丽,这让情境变得更加复杂。

4

在边境的父亲和弟弟的思念促使我向王丽华请求更多时间来证明自己的价值。在李嬷嬷的劝说下,王丽华决定再给我十天时间。随后,我被召去养心殿,带着樱花醉,这是王丽华给我的机会。在养心殿,我遇到了祁邗皇帝,他似乎对樱花醉情有独钟,并对我的出现表现出兴趣。在一系列的互动后,祁邗与我有了更亲密的接触,最终我成为了他的云美人,并被安置在碧水宫的偏殿。 然而,成为云美人后,祁邗似乎对我失去了兴趣,长时间未再召见我。我感到焦虑,因为我知道在后宫中被遗忘的妃子命运悲惨,而我还有家人需要救助。为了重新吸引祁邗的注意,我开始频繁出现在他可能经过的龙渊池。 在龙渊池,我偶遇了薛青青和金婕妤,薛青青对我表现出明显的敌意,而金婕妤则显得较为友好。尽管薛青青的挑衅,我仍努力保持礼貌,希望能在后宫中找到立足之地,同时继续寻找机会接近祁邗,以改善自己和家人的命运。

5

5一落水,窒息感席卷而来。源源不断的水拼命地往我的耳朵鼻子里灌。“来人啊!救命啊!云美人落水了!”恍惚间我听见翠红在岸边焦急地呼救。自上次落水后,我对水便有了恐惧,求生的本能促使我拼命挣扎。当察觉到金月茹就在附近时,我连忙拉住她,借着她的身体浮出水面呼吸了几口气。好在,很快有会凫水的宫人游了过来,将我和金月茹救起。夏裙轻薄,我哆嗦着抱紧身体,只微低着头一言不发。金月茹缓过来后,往我脸上狠狠扇了一巴掌,“你这贱婢,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拖本婕妤下水!”我没有躲,默默受了这一巴掌,捂着红肿的脸道:“婕妤,你误会了,嫔妾不是故意的。”“误会?你刚才把我拖进水中,差点害死我,你敢说你不是故意的?”她说着又气急败坏地扑上来打我,我默默承受着,只在她想要抓我脸时,挡了一下。“住手!”一道夹带着怒意的声音传来。终于来了。我梨花带雨地抬起头,看见了祁邗的身影。“你们二人这是在干什么?成何体统!”金月茹手中还抓着我的头发,闻言哭泣道:“陛下,云美人刚才将嫔妾拖入水中,想要害死嫔妾,求您一定要为嫔妾做主呀!”祁邗看向一旁的薛青青,“这是怎么回事?”薛青青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又补充道:“云美人以下犯上,害人害己,臣妾在岸边看得清清楚楚。”祁邗的脸色不太好,问我,“你有什么话想说?”我可怜巴巴地望向他,眨了眨眼睛,挤出两滴泪。“陛下,嫔妾以前溺过水,所以一直对水有恐惧。刚才慌乱中拉住了王婕妤,只以为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没曾想竟连累了她。”“你这贱婢,分明是故意的!在陛下面前装什么无辜?”金月茹叫嚷着,眼睛里好似要喷火。祁邗冷冷看她一眼,“刚才的一幕,朕都看见了。分明是你先踩住云瑶的衣裙,致使她站立不稳跌进湖中的,她抓住你则是出于本能。”金月茹表情一

热门专题